首页 > 书库 > 《青霜阁》紫电青霜 诸葛青云 总攻 青霜阁18禁

青霜阁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白如今原创小说《青霜阁》,主角是金翔,清霓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“阁主。”身边还不曾站稳的鹅黄衣衫的少女,从袖子里掏出一卷东西,放在了青霜阁主的案头。 霜荷终于停住了不停按压太阳穴的手,伸手,

|更新:2019-12-27 16:48:32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白如今原创小说《青霜阁》,主角是金翔,清霓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“阁主。”身边还不曾站稳的鹅黄衣衫的少女,从袖子里掏出一卷东西,放在了青霜阁主的案头。 霜荷终于停住了不停按压太阳穴的手,伸手,

《青霜阁》免费试读

“阁主。”身边还不曾站稳的鹅黄衣衫的少女,从袖子里掏出一卷东西,放在了青霜阁主的案头。

霜荷终于停住了不停按压太阳穴的手,伸手,一抖,便打开了那卷纸。

上面,是长安金家少主的所有资料。

画像上的少年,拥有着意气风发的眼睛,俊朗的眉,半张脸俊美非凡,半张脸却被毁的狰狞异常。“据说,”显然是看出了她正在出神的凝视着什么,月善解人意的解释,“他的脸,是小的时候被狼抓伤了。”

狼?青霜阁主沉吟着,却想不通:作为长安金家的少主,自小就该过着奢华放荡的生活,怎么会被狼伤的如此之重?!

“阁主,其实,金翔并不是长安金家唯一的后人。”身边的少女再次语出惊人,“详细资料显示,因为继承人的争夺,金翔曾一度被侧室赶出家门,流亡在外。后来,侧室以及其子相继死亡,他才得回到金家,继承了一切。因而,大多数金家的人,都有些忌惮这个新的少主人,传说是他害死了那两个人。”

“噢?”青霜阁主忽而便沉默了:没想到,原来他也竟然有如此不堪的过往,那孩子不论是在外漂泊的数年里,还是回家的时间里,都过的不好么。

也不知清霓那素来活泼天真的女孩子,跟他这样的人在一起,会不会被压抑致死。莫名的,青霜阁主的心里,便隐隐的担心起来……

她与他,依旧保持着假夫妻的名义。

外人面前,她跟着他参加一切金家的活动,保持着“少夫人”地位,实际上,她却丝毫没有走进他的内心。

金翔,却是什么事也不肯告诉她的。

他总是那么孤僻,什么事也不肯告诉别人,不相信别人,孤独的像只作茧自缚的蝶。

嫁给他已经半年了。

冬天,长安飞飞扬扬的雪。

他与她,以及一干金家的子弟,忙完了分堂的事后,匆匆的赶马回家。

他与她并驾,纷扬的落雪沾满了她雪狐裘的风帽。一行人过,马颈上的铃铛在空旷的街道上显得格外清脆,马蹄溅起地上的积雪,宛如飞尘滚滚。

忽而,她坐下的马一个趔趄,嘶鸣一声,便疯了一般在雪地里挣扎着颠簸起来。她大惊,呵呵的吆喝着马,用力去拉缰绳,那马反而更加疯狂,一甩身子,便将瘦小的她甩下马背。

武功很弱的她,一下子就摔在了路边的积雪里,那马却踉跄着身子朝她奔来,蹄子撩起,就在她的头顶!

关键时刻,金翔猛地一声长啸,一手便扯住了松散的马缰,用力一甩,竟生生的将她的那匹白马头脱开了三尺,紧接着,他的另一只手也抓在了马缰上,飞身上了她的马。

双腿夹紧了马腹,马缰勒的白马撩起了前踢,却终于慢慢平复下来。

她早就吓得满色苍白,坐在雪地里,怔怔的看白马上的他。阳光打在他的半张脸上,俊美且温暖。女孩子的心莫名一动。

“少夫人,您没事吧!”下属中忙有人跑上来,去扶雪堆了的她,她狼狈的拍着身上的雪,试图站起来,却伤了脚踝,只能歪歪的扶着下属,尴尬的看他。

金翔下马,看了她一眼,便缓缓的冷笑,当着众人的面,毫不留情的数落。“真是千金大小姐,金贵的很么,哼。”然后转身,牵着她骑的白马,却冷冷的下令,“来人,将这马拉下去杀了。”

下属领命,上前来牵她的坐骑,清霓却挣扎着推开身边搀扶的人,对着他的背影急声,“等一下,请您不要!”

金翔闻声,回身去看那个女孩子。却见她仔细的瞅着雪地,恍然大悟似的,“噢,原来是结冰了,难怪我的马会打滑。”

听她那样说,他的嘴角反而有了一丝笑意,却依旧冷冰冰的,“那畜牲将你摔下来,难道,你还要为它求情不成?”然,面前雪狐裘的女孩子红着一张脸,却反驳,“又不是它的错,凭什么怪它,再说,它可是我的坐骑呢,我要骑着它回家!”女孩子倔强起来,一瘸一拐的走上前,抚摸着马鬃,不满的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。

真的想不通呢,他的心里怎么老是冷冰冰的,只想着打打杀杀的。

没想到,雪地里,白衣的男子倏忽失笑,第一次仔细去看嫁给自己已经半年的女子,忽而就淡淡的点头,“随你好了。不过,你还能上马么?”说着,拿眼瞟女孩子受伤的脚踝。

“能,当然能!”生怕男子再改变主意,女孩子连声回答着,便要挣扎着上马。无奈,脚踝痛得要命,针扎一般,清霓连连试了几次,痛得几乎流下了眼泪,却强忍着不出声,下唇都咬得乌紫了。

下属们想上前帮忙,可是,面冷心傲的少主却悄悄打手势制止,所有的人都静默着,看还只是个孩子的少夫人挣扎着上马。

终于,金翔翻身上马,从女孩子的马背上伸过手去,手心朝上,微笑着等待。

清霓犹豫了一下,终于怯生生地伸手,放在了他平摊开的手掌上。白衣男子伸手一拽,便轻松的将女子带上了马背。

白衣男子的手,坚实且温暖。女孩子的脸莫名的羞红了。

忽而,金翔的坐骑靠过来,在女孩子的耳边呢喃。

“你……真像我见过的一个女孩子呵……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白衣男子下意识的抬手,触碰脸上狰狞的伤疤。却陡然间触电般放下,猛地一提缰绳,率先策马而去。

女孩子的心倏忽一滞,几乎就不能呼吸了。他那句话……难道他……

夜。屋子里的暖炉,发出暗淡的星火。

外面的落雪,簌簌。

一人榻上,一人桌上,皆无眠。

清霓悄悄的侧头,去看男子的侧脸,却不料男子也正悄然侧头看她,两人的眼光撞在了一起,又立刻触电般分开。

她再也忍不住了,抱着锦被坐起,鼓足了勇气开口,问,“你……脸上的伤疤是……怎么来的?”

那句话,仿佛倏然刺痛了少年,俊美的眉眼皱起,终于闭上眼睛,用粗暴的口气回着,“关你什么事!”

榻上的清霓一怔,忽而便咬紧了下唇,将脸埋进锦被里。然,桌上的男子倏忽开口,声音明显颤抖着,却故作轻松的轻描淡写,“这些疤痕……没什么,救人的时候被狼抓伤了……”

听到那样的回答,女孩子却陡然间抬起头来,瞪大了眼睛看面前的男子。可是,金翔已经完全侧过头去,清霓看见的只有乌黑的头发。

然,女孩子的全身,却不可遏止的颤抖起来!

金翔,原来就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人吗?因为他救的,正是她啊,那些疤痕……

那时候她还小,没有遇到青霜阁主之前,独自流浪着,去了很多地方。

有一次,大雪纷飞。天寒地冻的,已经很少有人施舍东西吃了。她听人说,大雪封山后,会有很多动物被冻死在积雪里,好几天没有吃东西的她,便铤而走险。

那山很荒凉,她不敢上山顶,便在山腰转悠,竟然看到了狼。

那狼,却是被猎人的捕兽夹子夹住了腿。总是下着这么大的雪,猎人恐怕也已经好几天不曾来了,巨大的夹子上满是铁锈和紫血,冻成了冰。那狼也饿了好几天,瘦骨嶙峋的,看起来连站立都不稳当。

虽然,那是凶猛的狼,而且看到女童以后,一直在不停的低吼着,女童还是动了恻隐之心,不忍它生生饿死在冰天雪地里。况且它又受弱,看起来没什么杀伤力,跟那些平常夹着尾巴抢饭吃的野狗差不多,便小心的接进,妄图将它放出来。

一开始,见女童靠近,那狼还低声地怒吼着,露出雪亮的利牙,喉咙呱呱的响动;可到后来,见女童瘦小孱弱,而且身上也没带什么锋利的武器,便不叫了,尽量躲开,拿一双青黄冰冷的眼睛,紧紧地盯着女童的动作。

女童慢慢的摸索到了铁夹子边,冻得清白的小手用力掰住锈迹斑斑的铁夹子,使劲的向两边掰。终于,夹子一点儿一点儿的分开,眼看着狼腿便能伸出夹子。

“住手!”猛地,有人高喊了一句。女童受惊,夹子再次咔地一声闭合。可是狼腿已经完全抽出来,那狼陡然间兽性大发,一步将女童扑倒在地,巨大的口张开,利牙丝毫毕现,朝女童的喉咙狠狠咬下来!

“啊!”女童一声短促的惊叫,下意识的抬臂,那一口便咬在了胳膊上,利牙瞬间刺穿了胳膊,切入皮肉,一阵钻心刺骨的痛。

尝到血腥味的狼更加兴奋起来,沾着血的牙再次张开,对准了女童的喉咙,再次狠狠咬下。

陡然间,一袭黑影扑了上来,猛地将瘦骨嶙峋的恶狼扑倒在雪地里,女童才得以翻身,惊恐的看着发生了的一切。

扑在狼身上的是个衣衫破陋的男孩,一人一狼在雪地里翻滚起了无数的飞尘。

男孩子用双手紧紧抓住狼嘴的上下颚,*的胳膊上青筋蜿蜒。腥臭的涎水便顺着匕首般的狼牙,乌色的嘴角留下来,冒着腥气滴落在男孩子的脸。

男孩子的虎口裂开来,血便顺着*的胳膊流下,滴落在白惨惨的雪地,红的耀眼。

倏忽,被掰住嘴的狼剧烈扭动着头部,抬爪,狠狠地抓过男孩的脸颊!

鲜血霰弹般喷溅而出,在雪地上留下了斑斑血迹,男孩子一声痛叫,双臂便是猛地一挫,与枯瘦的狼扭成一团,翻滚着跌下山腰!

无数雪崩塌的声音与枯枝树干折断的声音响起,拖着长长的尾音逐渐远去,雪地上的女童惊恐起身,竟然忘记了疼痛的伤口,几步爬到陡坡之前,然,皑皑白雪与纷杂的枯树遮住了她的视线,只余下雪面上明显的压痕与淋漓的鲜血,淋漓着直到山脚!

《青霜阁》精彩评论

    还有就是,文青、啰嗦,主线变成女人的事情。既然你要写商业小说,就得按照商业小说的规则。难度你天天辛苦码字,就是为了吐槽吗?当局者迷,你自己想得多么好,但是我这些看过一千几百本的读者,多少都有资格说你入魔了,就是痴线的意思。成功的作者(白如今)和扑街作者(白如今)的区别,在于成功作者(白如今)能控制自己的痴线文青,扑街作者(白如今)控制不了,还说读者看不明白。情况就跟文艺导演的自己YY和商业导演的区别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