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你是我的至上主义》俄国至上主义创始人是 父子文 你是我的至上主义GC

你是我的至上主义

浪漫青春连载中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春花妹妹原创小说《你是我的至上主义》,主角是黎歌,颜颜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,不准情绪化,不准天天想念,不准回头看,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,你要听话,不是所有的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。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1-03 16:46:42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春花妹妹原创小说《你是我的至上主义》,主角是黎歌,颜颜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,不准情绪化,不准天天想念,不准回头看,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,你要听话,不是所有的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。

《你是我的至上主义》免费试读

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,不准情绪化,不准天天想念,不准回头看,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,你要听话,不是所有的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。

——村上春树

黎歌一手拎着快递,一手刷了指纹,刚推开实验室的门,就和宋宜秋不期而遇。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传说中的“师母”,黎歌无奈苦笑,自己未免也太消息滞后了。

宋宜秋与她的名字不符,宋宜秋长着一张像盛夏一样明艳的脸,光彩夺目。与颜颜的冷艳不同,颜颜的美有一种生人勿进的冷漠感。而宋宜秋的美优雅大方,是一种成熟性感的美,她眼角有颗泪痣,笑起来像个勾魂摄魄的妖精,似乎随时可以化作性感女郎,投入人世间游戏红尘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情敌见面本该分外眼红,可不知为什么,黎歌对她讨厌不起来。

黎歌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尴尬的立着。

陆楠潜端着两杯水从里间走出来,看了一眼门口的黎歌:“傻站着干什么,快进来。”说完,顺手把一杯温水放在宋宜秋的面前。

在见到宋宜秋之前,黎歌自以为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建设,可真的看到陆楠潜和宋宜秋在她面前如此亲密,她心里还是抽痛一下,黎歌哦了一声,进门,转身关上门。

陆楠潜介绍道:“这是自然语言处理组新来的宋老师。”

黎歌点头,勉强挤出一个笑脸:“宋老师好,我是陆老师的学生,黎歌。”

宋宜秋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求证似的看了一眼陆楠潜,可惜这个人面色如常,永远一副冷面冷情的模样,宋宜秋窥不得半分他的心思,只好作罢。

黎歌看在眼里,宋宜秋刚才扫过陆楠潜的目光只逗留片刻,不是试探,而是求证,难道她曾经听说过自己?还是说,她看出黎歌此刻的心境?

无论是那种,在他们的关系中,黎歌都处在一个尴尬的境地。

她站起来,朝着黎歌走了几步,笑着和她打招呼:“你好,我叫宋宜秋,江空微有树,天远不宜秋的宜秋。”

黎歌也扯出一个笑脸:“宋老师好,我叫黎歌,黎明的黎,唱歌的歌。”

宋宜秋点了点头:“好名字,向着黎明晨曦歌唱,寓意新生和希望。”

黎歌心中暗想,这个宋宜秋真是个妙人,难得有一个没有把她的名字理解为离歌的。以前黎歌和陆楠潜拌嘴,说陆楠潜名字不好,听起来像“路难前”,执意要叫他容易,陆楠潜反唇相讥黎歌的名字听起来像“离歌”,干脆叫团圆。后来黎歌干脆改口叫他容易哥哥,而陆楠潜却还是连名带姓地称呼她,偶尔才会开玩笑地叫她团团。

宋宜秋只当她是因为害羞才如此沉默,她从包里掏出一张精致的请柬递给黎歌:“这周六是我生日,希望你也能来。”

黎歌下意识推辞,她不想和陆楠潜宋宜秋同框出现,她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下意识向陆楠潜投去求助的目光。

陆楠潜目光难辨,宋宜秋冲他眨眼示意,陆楠潜终于点头:“收下吧。”

他这样一副坦荡的样子,看来是心中早就放下她了,原来只有黎歌自己患得患失戚戚然。黎歌的心里狠狠抽了一下,她咬唇,垂下眼睛点点头,接过那封精致的请柬,封面的烫金闪耀,一路烧灼到她的心里。

宋宜秋看到黎歌收下以后,笑着对陆楠潜说:“你那份就省了,反正他们都认识你。”

陆楠潜无所谓地嗯了一声,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也搞这种形式主义了?在国外这些年也没见你生日大操大办。”

宋宜秋无奈地摊手:“没办法啊,入乡随俗,还不是因为家里人……算了,要不要顺便见一下?”

“对了,小周也回国了你知道吗?去了K大。”

“小周毕业也是不容易,也是费了好大劲。”

……

那是他们俩的世界,黎歌静静地听着,时间就是这么残酷,四年不长不短,足以将两个人的生活生生割裂,抹杀多余的感情。

自己真是迟钝啊,还自作多情,原来他们都到了见家长的地步了,她心里堵堵的,意识到自己不该再在这里呆下去,随口扯了个借口:“沈师兄说有份资料要给我,我去拿一下,失陪了。”

陆楠潜点点头,示意她先离开。宋宜秋不忘提醒她:“这周六哦,黎歌你一定要去,楠潜,你记得接上黎歌。”她站起来上前两步:“说起来你可能不信,我看到你就有一见如故的感觉,周六我想和你好好聊聊。”

黎歌心里咯噔一下,她抬头看宋宜秋,她的笑容温和大方,不是暗藏尖酸的虚伪,她安慰自己,也许是自己多心了,不然就是这个女人伪装地太好了。

出了办公室,黎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一路踱步到楼下实验室,正巧碰上出门的李仪,两个人脸色都不好看,黎歌心里倒是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,黎歌同情地看了她一眼,李仪被她看得莫名其妙,黎歌也没心情和她解释,擦肩进了实验室。

沈彦北正对着屏幕发呆,黎歌叫了他两声都没回神,黎歌索性拍了他一掌,沈彦北被吓了一跳,一回头,黎歌站在他身后,他没好气地说:“就知道是你,怎么了,被老板扫地出门了?”

黎歌含含糊糊地回答:“唔……差不多吧,你可以这么理解,所以我来师兄这避难了,师兄收留吗?”

沈彦北随手拖了张凳子过来:“坐吧。”说完转身继续看屏幕上的一行行公式。

黎歌支着下巴看他:“师兄,你今天明明就很心不在焉,强行练功会走火入魔的。”

沈彦北瞥了她一眼:“走火入魔也比被扫地出门好啊……”

今天的沈彦北格外地毒舌,黎歌盯着沈彦北半晌,肯定地说了一句:“师兄,你最近很不正常。”

本以为沈彦北会否认,没想到他长叹一口气,疲惫地靠在椅背上,他单手摘下眼镜,单手按在眼睛上,算是默认了。

黎歌不死心地继续八卦:“是感情问题吗?”

沈彦北看了她一眼,没有正面回答,只叹道:“你这小小的脑袋里全是大大的疑问啊。”

黎歌摸摸脑袋,不说话,跟着叹了一口气,真是一对苦难的师兄师妹。

就在黎歌以为今天什么都问不出来的时候,沈彦北开口了,像是自言自语:“如果一个人当初坚决异常地和你分开,突然有一天再次出现在你的面前,你会怎么办?”

怎么办?黎歌没有办法回答他,唯有长久地沉默。

她也陷在同样的境地,甚至更糟。

真的是一对难兄难妹了。

沈彦北不经意瞥了一眼她手里拎着的快递,有些好奇:“你把快递带来干嘛,孝敬师兄吗?”

黎歌看了一眼手里的东西,随意地扔在地上: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,今天顺丰小哥突然打电话让我去拿,我还担心是炸弹呢,你知道的,我到S大短短数月,就得罪了不少人。”

沈彦北笑:“那你还敢去拿,胆子很大。”

黎歌的手机震了一下,她打开一看,是陆楠潜催她回去,黎歌拍了拍沈彦北:“师兄振作,我要回去了。”她站起来,伸了个懒腰就走。

沈彦北叫住她:“把你的炸弹拿走。”

黎歌看了一眼,犹豫了一瞬,摆了摆手:“先放你这吧。”

如果没记错,那个盒子装的是一对mont blanc的小王子系列签字笔,黎歌看到的第一眼就决定买下它,只是等得太久了,让她几乎忘了也许她的小王子见过了五千朵和她一样的玫瑰花,驯服了狐狸,早就忘了那朵骄傲又任性,还需要玻璃罩保护的玫瑰花。

最近失眠很严重,黎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在想她是不是需要去医院开点安眠药,开安眠药需要挂哪个门诊,会不会碰上爸爸的同事或者学生,万一他们告诉爸爸怎么办?

黎歌思前想后,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,她摸出手机发消息给颜颜:“睡了吗?”

颜颜几乎是秒回,黎歌继续说:“失眠求解救!”

三分钟后,黎歌的家门被敲响。

真是个行动力满分的女人。

黎歌起床开门,果然是颜颜,她进门后,从纸袋里掏出三瓶酒,向目瞪口呆的黎歌介绍道:“5%,20%,和40%的,不知道你酒量,就带了三种来,如果你酒量浅,5%就足够了,酒量还可以的话20%,如果你想大醉一场,长睡至无人之境,向你推荐40%的。经我亲身试验,效果极佳。”

黎歌看着一脸认真的颜颜,因为她的一句话,就准备了这么多,她突然心底涌上一阵愧疚,她抱歉地说:“对不起,我不喝酒的。”

颜颜微诧:“你酒精过敏?”

该怎么解释呢?黎歌思索片刻还是想不出一个好的说辞,只好诚实地摇了摇头:“不是,我答应过别人,我不想对他食言。”

颜颜愣了一下,缓缓地点了点头,表示理解,她肯定地开口:“所以,你今晚失眠也因为他。”

黎歌没有否认,长久的静默。

颜颜叹了口气,随手开了那瓶5%的果酒,也不讲究,对着瓶口喝了一口。

也许颜颜喝酒的姿势太过熟练,也许是因为和平日里的形象大相径庭,黎歌看呆,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,后知后觉地劝她:“睡前喝酒对身体不好。”

颜颜揉了揉她披散着的长发:“小孩子,这算什么酒,对我而言就像睡前安神热牛奶。”

黎歌怔怔地看着她不说话,虽然早知道颜颜是个有故事的女孩子,听到她说起自己状况以后,黎歌还是忍不住吃惊。

颜颜看黎歌一脸担忧,欲言又止的模样,她轻笑一声也不解释,一脸云淡风轻:“你不必愧疚,以后你这个点睡不着都可以找我,我都

《你是我的至上主义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春花妹妹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黎歌,颜颜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春花妹妹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你是我的至上主义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黎歌,颜颜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