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重生之凰权兽妃》重生之凰命嫡妃 穿越文 重生之凰权兽妃Basher

重生之凰权兽妃

玄幻修真已完结

《重生之凰权兽妃》为公子迩尔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臧鸢木从柜台处取走了一百金币,拿上了赫玛家族特有的存章,正打算离去,走到大堂的门口时却突然被人叫住了。 “是梦生姑娘,对吗?”身

|更新:2020-02-14 16:46:02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重生之凰权兽妃》为公子迩尔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臧鸢木从柜台处取走了一百金币,拿上了赫玛家族特有的存章,正打算离去,走到大堂的门口时却突然被人叫住了。 “是梦生姑娘,对吗?”身

《重生之凰权兽妃》免费试读

臧鸢木从柜台处取走了一百金币,拿上了赫玛家族特有的存章,正打算离去,走到大堂的门口时却突然被人叫住了。

“是梦生姑娘,对吗?”身后的那个人声音有些尖锐,臧鸢木不用转过去便知道来人是谁。

臧鸢木站在原地,缓缓的转过身去,礼貌的问道:“墨家千金的消息可真灵通,今天我并未正面出现在这大堂,墨小姐是从哪里知道我的名字的?”

来人果然是墨蝶,她身材高挑,体态匀称,一张鹅蛋脸精致无比,双目紧盯臧鸢木的眼睛,看样子是有什么话要说了。

墨蝶轻笑一声,说:“只不过是刚才看见您在和赫玛大人一直在说话,我见姑娘打扮醒目,言行举止颇为神秘,便想着跟您认识一下,就随口问了柜台前管事的人,他说您是赫玛市场的贵客,便告知了我您的尊姓大名。”

臧鸢木盯着她,却觉得眼前这位女子心机颇深,一言一行都暗藏深意。

“我不过就是个普通人,跟墨家千金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,你认识我也没什么用处的。”臧鸢木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多余的杂念,反而是那股拒人于千里的气势让人觉得越发的压抑。

墨蝶也不是普通的大家闺秀,她从小便跟随墨一仙去往险峻的高山地练功苦读,墨一仙心怀沉浮,在江湖混了几十年仍旧屹立不倒,当然不可能只是一张白纸,墨蝶也见惯了一些风风雨雨,面对臧鸢木,她无所畏惧。

墨蝶扬起下巴,说:“我虽然不知道姑娘究竟是何身份,可我能感觉的出来,姑娘的巫之气并不一般,刚才墨蝶不小心听了些您跟赫玛大人的对话,我想您一定是想要把聚气神鼎偷偷从赫玛市场运出来吧?”

臧鸢木皱眉:“你偷听我们的谈话?”

墨蝶连忙否决,说:“墨蝶可不做这么没道德的事情,只不过是突然撞见你们,误听了一些罢了。”

“哼,我从不轻易与人相交,你以为你这么胡乱猜测,我便会注意到你么?”臧鸢木冷哼一声,似乎完全不把墨蝶放在眼中。

墨蝶知道臧鸢木巫之气强大,根本不屑与她相识,可挑战高手向来就是墨蝶心之所向,眼前的这位梦生姑娘看上去还没有自己年长,可她身上迫人的气势却令她有些心慌,墨蝶不服气。

但她也不打算在此时轻举妄动,在不知道对手有多强的情况下,主动发起挑战是很愚蠢的一种行为,墨蝶不是傻子。

她轻轻上前跨了一步,说:“阡瑭是耀光大陆的最强炼药师,哪怕聚气神鼎是难得一见的上古神器,阡瑭恐怕也并不会亲自出手,他大可以随便派个高手夜闯赫玛市场便可。”

墨蝶转过头看着臧鸢木,又说:“可如果再加上另一样东西,我敢保证,阡瑭定会重出江湖的!”

臧鸢木挑了挑眉,问:“你指什么?”

“鲛人王的尸首。”墨蝶的嘴角洋溢着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臧鸢木却皱起眉,说:“为什么是鲛人王的尸首,而不是鲛人珠?”

“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,在东麓国晏城的宫楼之中,鲛人珠和鲛人王的尸首在某个夜晚神秘失踪了,哦,我听说聚气神鼎也是在那个时候被弄丢的。”墨蝶果然神通广大,远在东麓国的事情她竟然也打听的一清二楚了。

“照你这么说,鲛人王的尸首早就被盗取了,我还是不明白,鲛人王的尸首有什么特别之处。”臧鸢木摇了摇头,看起来完全不知道这其中的瓜葛。

墨蝶不知道她时装作不懂,还是真的对东麓国之事不清不楚,她打算接着说下去:“你可知鲛人王的尸首中藏着一副藏宝图吗?”

“藏宝图?藏得是什么宝?”臧鸢木瞪圆了双眼,这件事情她还真的不知道!

墨蝶见她如此吃惊,便知她是真的什么都不知情了。

她这才缓缓说道:“藏宝图里画着的就是传说中的圣地,圣地中央盖着一座诡异黑塔,四周挂满了七彩铜铃,这座塔名为锁魂塔,塔顶放着一本通天药典,内含世间所有丹药的炼制方法,包括可以令人起死回生的秘药以及长生不老之药,你觉得作为耀光大陆最强炼药师的阡瑭,对这本通天药典,就没有丝毫的兴趣吗?”

墨蝶的这番话真的是一语惊人啊,臧鸢木在这个世界上活了十三年,竟然从未听说有什么圣地传闻,还有那个什么锁魂塔,她压根就没听过!

臧鸢木看了看墨蝶的眼睛,看样子她并没有骗她,可若是没有骗她,她又为何将这些秘密告诉自己呢,她有什么目的,又或是她的家族人对此有什么密谋,这些疑问臧鸢木暂时都没有办法猜透。

臧鸢木并不打算和她耗费时间,只说:“你跟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,我不会帮你去找鲛人王的尸首,更不会帮你取出他尸首中得所谓的什么藏宝图,你我不过初次见面,你甚至连我是谁都不知晓,你把这些告诉我,无非就是想要激发我的好奇心,然后间接的帮你达到目的,不是吗?”

墨蝶却摇了摇头,说:“我也不知道为何要告诉你这些,也许是因为你比较合我的眼缘吧,我一开始就说过了,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。”

臧鸢木却向前走近了一步,直接对上了墨蝶近在咫尺的双眼,说:“如果我说我并不愿意跟你交朋友呢?”

两人的眼睛均是又大又水灵,可正面瞪着彼此还是让人觉得瘆的慌,墨蝶的眼中忽然多了一丝笑意,语气坚定的说:“终有一天,你会愿意的。”

臧鸢木看着她的眼神却略显讽刺,她轻轻的摇了摇头:“朋友,什么是朋友,是一起胡吃海喝,还是结伴纵横江湖,是同心协力谋大局,还是在面对利益的时候勾心斗角呢,我梦生从来就不信什么真假朋友,这一生,能够证明自己的存在,便已经足够。”

墨蝶眯起了双眼,却没料到眼前这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姑娘,决绝起来的时候竟然会如此的冷酷孤傲,她忽然有些缺乏底气了,她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究竟是恶魔还是未来的圣者,她觉得自己的心在微微的发虚。

“所以,别妄想跟我做什么朋友。”臧鸢木背过身去,只留下一个削瘦却让人畏惧的背影,她的声音缓缓从前方传来,“再会,墨家千金。”

墨蝶还是冲着她的背影大喊:“三日之后,阡瑭会派人前来赫玛市场取货!”

臧鸢木自然是听得清楚,但偏偏不愿意再回头了,她快走了几步便隐没在了人山人海之中。

墨蝶站在原地,看着人潮涌动的街市,心存疑惑。

“小姐,宗主说是时候回府了。”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,看样子是墨一仙差遣她过来的。

墨蝶没有作答,街道的尽头已经看不见那抹黑影了,她迅速转过身子,跟着那个男人走了。

黒木制作的马车已经停在赫玛市场大堂的门口了,马车的顶部放着墨家的独有的木刻标志,窗帘外面覆着一层镂空黑纱,风吹过去的时候黑纱会发出沙沙的响声。

墨一仙坐进了马车中,墨蝶则跟随护卫们一起骑马,从小到大墨一仙都是把她当做男儿来养的,教她练功骑马,却从不曾让她安静地待在闺阁之中吟诗作画,反而教导墨家的子女要有气魄,更应该有不怕吃苦的毅力!

走了一会儿,她忽然听见墨一仙的声音从马车内传过来,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有力量,说:“我交代你的事情都完成了吗?”

墨蝶连忙点头回道说:“嗯,您让我告诉梦生姑娘的事情,孙女都已经如实相告了。”

“做的很好。”听声音便觉得墨一仙的声音里洋溢着愉悦。

墨蝶怔了怔,轻声问:“爷爷,您是怎么知道这位梦生姑娘的,她说她在拍卖会之中并未正面露脸,甚至跟孙女说话的时候面上也是罩着面纱的,你又为何让我把藏宝图的事情告诉她呢,这不是机密吗?”

墨一仙却说:“拍卖会在大堂中举办,大堂后面却用屏风隔开,外面还挂着一层薄纱,赫玛清一在给白嘴蛊雕以及红芍木报价的时候,总是不经意地用眼睛去扫屏风,说明他这次拍卖也是受人所托的,屏风后面的那个人正是这两件拍卖品的主人。”

“拍卖会结束之后,我又注意到在场的一位小厮忽然隐退,看他面露欣喜的样子似乎迫切的想要去邀功,我便猜测他是要去跟拍卖品的主人汇报消息,便暗中派人跟踪了他,果然看见那小厮和一位蒙面女子碰面了,我便知道那位女子就是这次拍卖会的最大受益人了。”墨一仙的声音里无不透露着自信,“我派过去的那个人只要跟赫玛市场里地人这么一打听,自然就知道此人的名字了。”

解释到这里,墨蝶便一一弄明白了,可她还是没有完全搞懂,又问:“那知道她的名字之后,您又为什么派我过去偷听她跟赫玛大人的谈话呢,就算已经知道了她在打听聚气神鼎的消息,又为什么让我把藏宝图的事情告诉她?”

墨一仙叹了一口,说:“真是傻丫头,她既然知道聚气神鼎,便知道它一开始是放在东麓国晏城的宫楼之中的,她为什么会知道呢,想必一定曾经在东麓国待过一段时日,也许她根本就是东麓国人也说不准!”

“晏城的宫楼失窃这件事情,由于被皇族封锁了消息,本来就很少有人了解其中的内情,当日晏城曾举行过风云大会,聚气神鼎是作为奖品出现的,梦生姑娘前去晏城必定也是为了这上古神器。”墨一仙顿了一下,又说,“她体内流动着很强大的巫之气,所以看样子并不是炼

章节在线阅读

《重生之凰权兽妃》精彩评论

    猪脚前期救了二十多个差点丧生于车祸爆炸的生命而被提升为f级社会地位,也就是普通成年公民(教主自己设定并说明的)。结果没几章后,猪脚因为是未成年人无法动用路人老爷爷遗产,后面陷入第一个副本时也是靠的现世生日到了,遗产可以拿来做慈善了猛加了一笔功德;很明显,年龄对应的权限之设定对后文影响是比较大的,结果来了这么一个bug,非常影响阅读体验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