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芳娇》芳娇绿遍 NP文 芳娇免费阅读

芳娇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主角叫刘福荣,秦钟的小说是《芳娇》,它的作者是不与不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顾老太太想着,如今刘福荣就在旁边,也不能因生气把她哄回去,忍了忍终是默不作声的低下头,等着李沧海让她起来。 李沧海看到刘福荣出现

|更新:2020-06-25 08:42:3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刘福荣,秦钟的小说是《芳娇》,它的作者是不与不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顾老太太想着,如今刘福荣就在旁边,也不能因生气把她哄回去,忍了忍终是默不作声的低下头,等着李沧海让她起来。 李沧海看到刘福荣出现

《芳娇》免费试读

顾老太太想着,如今刘福荣就在旁边,也不能因生气把她哄回去,忍了忍终是默不作声的低下头,等着李沧海让她起来。

李沧海看到刘福荣出现一瞬,先是微微一惊,随即嘴角扬起一抹笑,移开视线看向别处:“刘二太太来了,先前老太太还蒙我,说是你们家绣品还没绣完,你说这些年你们几家上贡,哪家不是提前一个月绣好,如今这日子就剩那么几天,老太太和我说绣品没绣完,难道你们朱家是想以后都不要再上贡?”

说完看着刘福荣阴阴一笑,眼底蕴藏着轻蔑,这一家子人暗藏诛心,商人果真奸诈,不做些威胁,是不知他的厉害!

刘福荣忍着骂出声的冲动,忍了又忍后,挤出一笑道:“李大人息怒,朱家家小业小,只靠着每年能有机会上贡撑着,若是李大人撤掉朱家上贡的资格,便是彻底毁了朱家,同时大人您在青州也可能会失去一个友谊伙伴。这些年来,咱们同住一个街坊,同饮粟河的水,我们身份低位虽然不敢高攀大人,但多年的街里街亲,成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多少有些关切之情,这几天我身子不爽,也是众人皆知的事,大人不如宽限我们两日,等绣品完工,我亲自送去大人府上,大人看,好吗?”

刘福荣每句真情意切,说的话又发自肺腑,任谁听了也觉得情理之内,该宽限,可李沧海立场早就坚定,已经铁了心思,听完这些话,面上毫无感触,与其说没有感觉,甚至有些不耐烦。

他说道:“不必了,我明晚启程便会去京都,绣品还是今晚交上来,我就在这等着。”

刘福荣沉默,心里将他的祖宗八代的祖坟掘了一遍,交你的母祖宗,交你的公祖宗,等着就等着,谁还耗不起?

她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线,忍着想将要喷出的怒火:“大人,是这样的,小民总不能拿着没绣完的绣品给你,到时触怒皇家,谁也担待不起?你看这样,大人的大事不能耽误,您先去京都,等过两天朱家这边绣完,配品也齐全了,妇人亲自带着家里的人给你送去,而大人这去京都的路上,还有在京都的一切花费全由朱家负责,只盼大人宽限两日?”

她一再退让,如果他还要今晚交,那他的来意便明朗了,其目的根本不在绣品,他就是王栋安排的前锋!

李沧海斟酌了会儿,像是有些犹豫了,和身侧的杜同知小声的说了几句话,似乎在商议着。

半盏茶的功夫过去,李沧海先让顾老太太起来,正厅里安静了会儿,没人敢吭声,也没人敢动,都在等着他落话。

李沧海在桌前踱步,等他停下时,两眼看过来,像是下了什么决定,他说道:“老太太,不是李某人为难朱家,是本官这次去京有差事要办,正好这次玉绣坊的刘坊主一同去,不如绣品的收尾且交给他,也省去了你们的麻烦!”

刘福荣惊愕,把她紫云坊的绣品交给玉绣坊的刘志昌?这人没搞错吧,就刘志昌那小矮子,那针工还敢动她的绣品?

刘福荣心里暗骂道:我%@#¥弄死他!

少间,她用力挤出一抹牵强的笑道:“大人,紫云坊的绣品怎能让玉绣坊来插手,若是被宫里知道,这是要大罪的!”

这边话音刚落,那边从正门口人群外传出一个铿锵有力的质疑声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我看你们就没有绣品,只不过在拖延时间!”

来人声音虽然不大,但醇厚清晰,引得众人纷纷扭头看向门口。

门口围着的衙役,自觉的为来人开出了一条路,只见四五个人跟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人走近,因距离远,看不清楚是谁。

但熟悉的人一听这个声音,不用猜也知道谁来了,除了王栋,还有谁敢在转运使面前这么堂而皇之的走进来?

且见王栋嘴角似笑非笑的抿着,看他这样,刘福荣咬牙忍住没有扑上去暴揍他的冲动,如今秦钟还在他手上,她不能冲动。

……

易清从朱家出来后,带着两三个小厮,急奔知州府。

她只希望自己快点,再快点,赶紧找到秦钟,不能因着原主易清犯的错,朱家遭受到重创和死伤,那将会是原主易清再也无法偿还的命债。

家里情况也已经火烧眉毛,她恨不得自己有分身乏术,能帮助她们渡过难关。

只是过去了这么久,秦钟会不会已经出事了?

铜铃看着她着急,站在一旁不敢问原因,她虽然不明白小姐为何突然带着她跑出来到知州府门口,又为何让初衣带着老爷给她的腰牌,去了一个不让她知道的地方,但她只要牢记着,小姐让她做什么她便做什么,能让小姐开心就好。

过了片刻,她看着小姐低头沉默,她悄声的问:“小姐,咱们在知州府的四周要找什么?你告诉铜铃,铜铃保证为小姐找到?”

易清抬头看向天上的星空,没有月亮的晚上,星星格外繁多明亮,如星河一般闪烁着……王栋若是收拾秦钟,肯定不会在自家周围收拾,那样做岂不是告诉所有人秦钟是他下的手,他们会选择一个隐蔽的地方,暗暗处理掉。

只是这样的地方会在哪里呢?这旁边也没有人烟稀少,且适合处理干净的地方。

人烟稀少……

粟河?

“铜铃,咱们去粟河!”易清毫不犹豫的道。

铜铃听到吩咐,立马应着:“好,小姐,咱们走!”

粟河是西街边上的河流,也算是青州城的护城河,早年间,防御外敌挖的沟渠,后来青州重建,扩宽了河道,适合船只进出,变成了航道,青州人对粟河有着极深的感情,每年开年祭河神,放花灯饮河水,游玩青州,都来这边。

粟河离西街较近,河岸不深,河中间却极深,岸边经常有民户洗衣,晚上人烟稀少,如果他们想要让秦钟消失,或许他们会选择粟河。

《芳娇》精彩评论

    p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