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吟花词》吟花词小说 年上攻 吟花词完结版

吟花词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新书《吟花词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紫糖米糕,主角南雅,练一,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…… 鹿艿一整日都竭力忙活着,只是她平日里也一概是勤奋肯干的,院子里又只得她和山楂两个服侍,她忙碌些,南雅一时倒也未有多想。 因

阅文集团
|更新:2020-09-22 00:45:0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新书《吟花词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紫糖米糕,主角南雅,练一,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…… 鹿艿一整日都竭力忙活着,只是她平日里也一概是勤奋肯干的,院子里又只得她和山楂两个服侍,她忙碌些,南雅一时倒也未有多想。 因

《吟花词》免费试读

……

鹿艿一整日都竭力忙活着,只是她平日里也一概是勤奋肯干的,院子里又只得她和山楂两个服侍,她忙碌些,南雅一时倒也未有多想。

因着南雅手指头还有些伤口,鹿艿自然还帮着照应用膳、洗漱。鹿艿一如往常,兼之南雅做贼心虚也不敢多做动作,头一日下来反而是相安无事的。

鹿艿晨起服侍南雅起身穿衣,洗漱了,用了早膳,倒是一应并无不同。只是南雅每日用过早膳总喜欢拉着鹿艿说些闲话,鹿艿却是道了句要去给山楂帮忙做活便溜达了开去。

山楂有时做些清洁洒扫确是费力,这个南雅倒是知晓的,因而自然并未多想。然而连着数日下来皆是如此。敏锐如南雅,竟算是难得迟钝一回后知后觉意识到不对头了。

“姐姐。”鹿艿这日照例收拾了桌上碗筷要退下去,南雅当即抓住了她,低喊了一声。鹿艿回了头看她,她又老半晌一声不吭。

一时沉默,终是鹿艿先行吃撑不住,率先打破了沉默:“…娘子?”她还有别的琐事要去张罗呢。

南雅盯着鹿艿看了许久,似是要看进她眼睛里去,看得无意路经的山楂都好奇地张望了她们一眼,南雅才悠悠然叹了一口气:“姐姐忙完了,可否来陪我说说话?”

鹿艿自然应答了:“…娘子,忙完了自是好的。可眼下总要娘子你先放人呢。”

鹿艿说话时,南雅亦仔细看着她,然而还是未能从她眼里瞧出什么来,只好暂且放弃了:“罢了,姐姐且去,我这儿一个人练一练字。”自打不慎弄伤了手指头也已然过了许多日头,鹿艿每日里帮着服侍一应生活琐事。好不容易到前两日看着伤口愈合得差不离,主仆几人无不松了一口气的。

南雅松了拽她的手,微笑婉转:“…姐姐一定早些忙完,不然我要生气的。”说着便以眼神示意鹿艿可以离去了。

鹿艿得了示意,自是回之一笑,端了几个冷羹残渣的菜饭碟子转身出去了。

鹿艿走得匆忙,自然不会留意身后南雅探究的目光尾随了她一路。她端了东西送去清洗,从外边回来又与山楂黏在一处清洗衣裳布料,做些杂活。南雅站在西间小书房里开了窗户,一边儿练习书法,一边儿时不时瞥眼去看鹿艿正在做些什么。

南雅这时正写到一篇从宫廷之中流传而出的诗文,诗文迤逦,诉说深宫女子对帝王雨露盼而不得。她写完最后一个字,抬起头来,恰巧就见着鹿艿挽了山楂的手从耳房里并肩出来。两人有说有笑的,也不知在说什么悄悄话。无奈她在这边却是听不见那头说的,只是觉得山楂脸上的笑容,很是刺眼。

很不对头——南雅如是作想,她呆楞呆愣地盯着外间亲密凑在一处的两个丫头审视着,不觉便彻底将手头纸笔搁了下来,一动不动地站在书案前,凝神思索。

盛夏渐至,天上日头越发毒辣,纵然开了门窗任凭穿堂风时不时进来,也挡不住一阵一阵闷湿的热浪。南雅站得久了,额头不知何时起了薄汗,她又不懂去擦,那汗滴便顺了脸庞往下滑着滑出来一道痕迹来,却并不滴下。

南雅是个体寒的,倒是不觉这天气如何。然而鹿艿那般的,冬日里的身子都热乎得跟手炉似的,更不提夏日炎炎简直是活受罪了。况且这时才是四月中下旬的时候,还没真正到最热的时候呢。

只见鹿艿脸上已在渗汗,偏偏双手正浸泡到了水盆子里,只得抬起上半截手臂去刮蹭着。山楂见状,便取了一旁巾帕时不时帮着擦拭汗珠。她两个待在一块儿越发得多,互帮互助,已很有默契。

山楂帮着鹿艿抹汗,恰好抬起头来与南雅看过去的目光撞到了一处,四目相对。不过一瞬,正当山楂犹豫着如何反应,南雅却是先面无表情地把头垂了下去,依旧是拿起了笔杆子,在纸上书写起来。

山楂自然不会将这个放在心上,随即抛之脑后,继续与鹿艿一道做起了活计来。一边儿还与鹿艿说:“…娘子还在屋子里写字呢。”

于是鹿艿便顺着她的话下意识仰头看向西间,果然见着南雅一侧剪影在门窗处若隐若现,却是看不见她的脸。

鹿艿眼神微黯。

耳边山楂犹在说着什么,鹿艿却是一时不大听得进去了。她抿了抿唇,竟忍不住又回想起数日之前在她嘴唇上点水的那一只蜻蜓来。那时触感犹在,叫鹿艿此时想起仍然脸颊微烫。只是她本就身子发热得慌,如此脸上一点儿热气便也只被当是天气热出来的。

鹿艿忙活了一通,果真应了南雅的约,磨蹭着进了主屋,然而此时都已经到了午时用膳的时候,她前脚刚踩进屋子,后脚那送饭的媳妇子便来了。于是鹿艿只得顺势直接摆放了饭菜碟子,照例与南雅坐下来一道吃用午膳。鹿艿爽了约定,不免微微心虚,不敢去看南雅。好在南雅分毫没有提及,只沉默着拿了一本不知是什么的书在那儿随意翻着,任由鹿艿在桌边忙碌。

不过一会,午膳便摆置妥当,南雅自是搁下书籍,取了碗筷来,只简单道了句:“姐姐,吃吧。”便不等鹿艿,往嘴里送了一口饭。

这一日各屋主子的饭菜都很丰盛,光是荤腥之物便有三、四样,鹿艿沾了南雅的光,吃了一顿饱餐。只是鹿艿却委实高兴不起来——不知南雅怎么一日起来似是心情不好,总不大说话。早起时便看着有些怏怏不乐,害得她一边儿做活一边儿还老是记挂她。一餐午膳吃用下来,统共又与她只说不到几句话,全不似往日多话。也不知她是怎么了。

鹿艿有些心不在焉,将用过了的碗碟收拾着正要拿走,却不防被椅子腿绊了一下,整个人顿时带着碗碟子向前飞扑出去。南雅眼疾手快,下意识伸手就是一揽。

《吟花词》精彩评论

    设定大赞啊大赞,剧情设置也不发散,就是换着花样用金钱开发各种女人的下限,没有种田开公司那种浪费老子时间的东西(我就不信作者(紫糖米糕)能写多专业,被吹爆的赤色黎明除了土改我看也没多专业,要真的很专业干嘛来写爽文)。文笔部分以对唐铃青的描写最佳,看得gier梆硬作者(紫糖米糕)对女性的性格比较样板化,但对破除舔狗劣根性很有教育意义。反正我感觉自己受教了的。 太监之前的几个章节剧情开始发散了,搞什么劳子黑社会,作者(紫糖米糕)你混过黑社会吗,没混过能写好?还好太监了,不然只能当粮草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